满纸荒唐言

点到即止 遑论多言
(算我求求那些粉丝了,不要再私信我,也不要再举报了。谢谢。)

唔,写的不好我承认。

用文字宣泄情绪真是对不起一些人。

但是我觉得文字就是来表达情绪的,有的时候是春风,有的时候也可以是暴雨。

一切的一切都是心中所想,您有看与不看的权利,我自会全盘接收。

唔,是昨天晚上摸的和服女子以及前天晚上摸人体!!!

文画双修我来了!虽然只是个白日梦QAQ

【直播】四

【直播】(四)

文/满纸荒唐言


  拒绝了男人共进午餐的邀请,他回到家里,关上门。


  【呲拉—】


  又是电流声。

  他沉默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。温水滑过喉咙流向胃袋,竟在食道里带起一阵钝痛。

  男人放下水杯,看着料理台上自己的倒影,突然间觉得毛骨悚然。


  是错觉吗?

  他再次给自己倒了杯水,然后打量起这个他一夜未归的家。

  空荡,灰暗。

  采用了吸光材料的窗帘依旧严严实实的拉好,一如他离开时那样。

  明明一切都毫无差别,但他却本能的觉得陌生。


  “也许是还没休息好。”

  他这么安慰自己,然后打算冲一个热水澡去睡觉。

  

   热水带起蒸汽,在狭小的浴室里蒸腾起水雾。他站在淋浴下,不经意间看见蒙了一层水汽的镜子。于是他想起来他的邻居,那个温和的男人也像是笼了一层雾。熟悉又陌生。每次对视都带起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。

   他不自觉的摸上镜子,然后被那冷冰冰的触感刺激的打了个寒战。可他并未移开手,反倒像是个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症的病人,将整个手掌都贴了上去。冷硬的质感刺激着神经,他慢慢移动这手掌,雾气变作水珠向下坠落,砸在洗手台上,细小的迸裂声淹没在淋浴里。他睁大眼去看镜子,却惊恐的发现,镜子里面,空无一人。


  【呲拉——呲拉——】

  神经再一次被电流贯穿,他痉挛着倒在地上。额头撞在洗漱台上,发出一声巨响。他昏昏沉沉的躺在地上,热水自高空落下,砸在柔软的肌肤上在身体里引起轰鸣回响。

   头顶浴霸晃的他睁不开眼,连呼吸也变得费力。他就像条缺水的鱼 尽全力大张着嘴却也只是让更多的氧气从身体里涌出。


  “我要死了吗?”


  ……

 “你醒了?”男人逆着光坐在床边,他看着那张模糊的脸,脑袋里蹦出“麻木”、“冷漠”、“嘲讽”等一系列的词。


  ——我可能是疯了。


  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他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水,努力表现出一副不经意的模样。

   “因为你在你家里大喊大叫,我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男人看着他,眼睛眯起来,脸上是一副温暖、无辜如三月春风的笑容。他哑然,只能仰头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。

  “看你也没什么事情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男人站起身,阳光从他的脸上一跃而过。他终于看清楚了,那从瞳孔开始延伸至眼尾的一片金属色彩,在阳光炽热的午间反射出一阵令他惊恐的绚烂。


   男人离开了。他躺在床上,在逐渐涣散的思维里,他想起了那杯带给食道钝痛的温水。

  “他真的有做过水吗?”

  来不及过多思考,黑甜的梦境已然将他覆盖。

复健……

这篇很像机翻日式轻小说……

哈哈哈我好菜

意难平

什么是意难平

说到意难平,其实我想到很多。

有早起的薄雾也有少年的衣衫

有含苞待放却缺水死亡的花也有弃置角落再不问津的吉他

有写到一半的书稿也有无人查收的邮件

有擦肩而过的惊喜也有瞬间淹没于人海的渺小

有无数个闪烁的星辰也有清辉明朗的月亮

有你叫我时的感动也有最后散场是的无力

归集一句:

“我们的人生,故事太多,结局太少。”

我想文画双修!

进度:0%

今天也是想要文画双修的一天

有参考,临摹自百无一用太太的八百里秦川诶嘿!

临摹自百无一用太太!

是我心头好!

死心不改,想文画双修,可以就是大头选手